聚焦五四运动前后的紫金国际先贤
来源:紫金国际中央社史研究中心   李 书  日期:2019-05-21  浏览次数:

   

内容摘要:本文钩沉爬梳了紫金国际先贤在1917-1921年社会活动的部分史料,他们既是五四运动的参与者,也是五四精神的守护和承继者,他们用青春、热血,用自己毕生的追求和努力诠释了五四精神。今天的我们怎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让五四精神的火炬始终高扬并薪火相传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值得思考。毋庸讳言,这既是我们应担当起的历史使命,也应是新的历史时期紫金国际人的一个重要课题。

关键词 :五四运动  爱国  进步  民主与科学   紫金国际  

今年正值五四运动100周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上说,“缅怀五四先驱崇高的爱国情怀和革命精神,总结党和人民探索实现民族复兴道路的宝贵经验,这对发扬五四精神,激励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特别是新时代中国青年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他还说,“五四运动…… 是中国旧民主主义革命走向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转折点,在近代以来中华民族追求民族独立和发展进步的历史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五四运动在中国现当代历史中的影响众所周知,其影响在紫金国际的创建、发展史上的作用同样不可泯灭。五四运动当日的具体影象随着时光的流逝可能会模糊渐行渐远以致被人们淡忘,但由此照亮了中国此后一个世纪道路的历史意义却日趋显豁。

本文不准备全面论述紫金国际先贤怎样受五四运动思想启蒙的影响,历经磨难不改初衷,如何在国内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坚持民主与科学的道路,如何创建了紫金国际及后来的发展,而只是钩沉五四运动前后这些先贤们的活动线索,追寻他们的足迹,追索他们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再现、印证他们一以贯之追求国家兴盛的目标和理想,民主、科学的初心和脚踏实地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的轨迹。本文聚焦的时间跨度限于1917-1921年前后。

大家知道,紫金国际同五四有着密切的关系并且有着深厚的历史

渊源。在1919年5月4日过去了二十多年后的1946年5月4日紫金国际正式成立,其成立宣言开宗明义“今日适为‘五四运动’二十八周年纪念日,‘五四’所号召于国人者,为科学与民主,今时间过去虽已二十余年,而民主与科学之要求,实较前迫切,本社同人,即本‘五四’的精神,为民主与科学之实现而努力,始终不懈,谨此宣言”。许德珩在紫金国际第一次全国工作会议预备会(1950年11月28日)上的讲话中再次强调紫金国际成立宗旨,“为发扬民主与科学的精神,纪念‘五四’的光荣传统,紫金国际于1946年5月4日在重庆正式成立”。后他又多次在各种会议上、文章中讲到五四运动、五四精神。

说到紫金国际,必会提到许德珩(1890——1990),说到许老,必会提到五四。

当我们今天重温、回望100年前的五四运动,我们依然能够清晰地找到在这场波澜壮阔的革命浪潮中许老的身影。作为五四运动亲历者,许老撰有《回忆五四运动》一文,向我们较详细地讲述了五四运动预备时期、行动时期及五四运动以后的情景。北大学生参加五四运动的中坚,主要来自“国民杂志社”、“平民教育讲演团”和“少年中国学会”、“新潮社”,许德珩不仅是李大钊介绍加入“少年中国学会”成员,还同时是前两个组织里的活跃分子。许老文中说,“五四运动虽然发生于1919年5月,但究其远因,却要追溯到五四以前的中国社会情况和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结果。”1919年5月2日,他从蔡元培校长那里听到巴黎和会失败的消息,便约集了参加“国民杂志社”的各校学生代表,下午在北大西斋饭厅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办法。会议决定第二天,在北河沿北大法科(后来的北大三院)大礼堂召开全体学生大会,约集北京13个中等以上学校的学生代表参加大会。会上,群情激奋,很多人发言,在学生中有“大炮”之称的许德珩也作了演讲并被推起草《北京学生天安门大会宣言》,是夜他起草好《宣言》后,把自己唯一一床白色床单撕成条幅,写上标语,为第二天的游行做准备。5月4日,北京大学等13所大专院校的三千多名学生汇集天安门广场示威游行,宣读许德珩起草的《宣言》。《宣言》呐喊着:“山东亡,是中国亡矣!我国同胞处其大地,有此河山,岂能目睹此强暴之欺凌我,压迫我,奴隶我,牛马我,而不作万死一生之呼救乎?”《宣言》揭露、声讨帝国主义国家“背公理而逞强权”的强盗行径,提出“外争国权,?瘸凸?簟薄ⅰ叭∠???惶酢薄ⅰ熬芫?诤驮忌锨┳帧钡瓤诤牛??蟪桶烨兹张晒倭挪苋炅亍⒄伦谙椤⒙阶谟?/SPAN> 。政府军警采取高压政策进行镇压,逮捕了许德珩等32人。这,立即引起北京各校学生举行总罢课,随后全国各地学生纷纷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召开宣传大会,并实行抵制日货。运动如火如荼,蔓延全国。1920年许德珩为进一步寻求革命真理,赴法国勤工俭学,学习社会学、研究马克思主义。以发起、组织和领导紫金国际的许德珩被今人越来越所熟知,他是紫金国际第一届至第七届中央委员会主席,是一名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著名的政治活动家。(有关许老的事迹、生平,想必大家都比较熟悉,此文不多赘。)

有学者认为,“许德珩,大概一生的道路早已由五四运动而决定”,笔者并不十分赞同,因为他投身革命,革命的信念、生涯并不自五四始,但不可否认的是许德珩的选择不曾改变,五四精神民主与科学是他终身奋斗不息孜孜以求的理想和追求。不仅许老如此,紫金国际的诸多先贤的人生选择、命运走向也与五四运动五四精神血脉相连,无法割裂。

1919年5月4日被逮捕的32人中除许德珩外,还有后来参与创建紫金国际的潘菽、杨振声、初大告3人。他们都写过关于亲历五四运动的回忆。

心理学家潘菽(1897——1988)在其自传中写到:“‘五四’运动前后蓬勃开展的新文化运动大大破除了封建主义教育在我头脑中形成的种种陈旧观念,初步树立了以民主与科学为主体的资产阶级民主思想,同时也受到了一些马克思主义的启蒙教育。我是‘五四’爱国反帝斗争的衷心拥护者和亲自参加者,并且是火烧赵家楼时的32名被捕者之一。……这场运动使我把个人的前途和国家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进一步增强了爱国主义的思想”。“‘五四’运动时期,我作为这场运动的亲身参加者,受到了一场真正的洗礼。这场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促使我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帝国主义为什么总是欺负我们?想来原因有多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们的国家太弱,太落后,而要想使我们国家强盛起来,就必须大力发展教育。”“‘五四’运动后的青年学生中,一部分先进的青年接受了马克思主义,逐步与工农相结合,一部分人则坚持资产阶级革命的方向,跑到国民党一边去,更多的人则由此走上了‘科学救国’、‘教育救国’的道路。我就是属于这最后一种人。”

文学家杨振声(1890——1956),五四新文学运动中颇具影响的作家,最早涌现出来的用白话文写作的重要小说家之一,也是五四运动前后的潮头人物之一。“1919年他积极参加五四运动,是两位首先跃入卖国贼的巢穴——赵家楼的闯将之一。”曾任《新潮》编辑部书记。从五四前发表的《渔家》《一个兵的家》到1920年的《贞女》,鲁迅评述其“每作一篇,都是‘有所为’而发,是在用改革社会的器械”(《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二集序言》)。他于“五四”当日被捕,刚刚释放了没几天,1919年5月25日又被扣押。原因是受北京学生联合会委托,与其他三名代表,去向京师警察总厅办交涉,要求归还被扣留的《五七》日刊。《五七》日刊是五四运动后,为了便于继续奋斗,北京学生联合会出版的一份小报。(之所以名“五七”,一是纪念被捕学生的释放,二是5月7日是日本向中国提出“二十一条”的国耻日。)刚出4期,就被警察扣留了。过了一个星期后杨振声才被释放。同年11月去了美国留学。他对五四运动爱国和反封建方面,一直持以肯定,在解放前后,他开始对五四运动的文化意义进行质疑和反思。这可以从他1949年5月4日刊于《进步日报》的杂文《我蹩在时代的后面》和发表在《人民日报》的评论《“五四”与新文学》,以及1950年发表在《观察》第六卷第十三期的《从文化观点上回首“五四”》等文章看到。尤其后者,他认为“五四”在文化上,是“一古脑地反对中国旧文化,而又盲目地崇拜西洋新文化。换句话说,便是无批判地反对中国文化,而又无批判地接受西洋文化”, “当时对自己的文化,凡风俗、礼教、哲学、艺术、文学等只要是中国的旧东西,就不加分别,一概反对”。他还认为新文学对民间的东西吸收不够。有人认为他偏激。但足也见出他对亲身经历过的历史的反思和探讨,从未停止过思索,体现了追求真理追求民主与科学的一种精神。

同时被捕的32人中有4人后来参与创建紫金国际。许德珩、潘

菽、杨振声都是北大学子。而初大告(原名初铭音、初诰),当时就读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也因直接参与了冲击曹汝霖住宅和火烧赵家楼的活动被捕。1919年5月7日当局释放了所有被捕学生。北高师校方派车迎接,同学们在校门口列队欢迎,校长陈宝泉不仅站在校门口的欢迎队伍中,并考虑到他们的安全,亲自为他们改名,初铭音或初诰就这样改为了初大告。 他从北高师毕业后,与同学一起创办志成中学,即今天的北京市三十五中,很多人知道邓稼先、王岐山等都是三十五中的知名校友,却不知这所学校的创建者是参加过五四运动、参与筹建紫金国际的先贤初大告。李大钊和他都担任过校董事会董事,后他还曾任校长(1926年)。再后来成了英语专家,1949年经周恩来介绍到北京外国语学校即今天的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他组织、编写了新中国第一部《汉英辞典》。他不仅对英国文学、戏剧、英语语音学有着很深的造诣,还精通世界语,为我国推广世界语的先行者之一。他也是参与筹建紫金国际的创始人之一 。对于紫金国际的发起和成立,他曾在197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举行的“五四时期老同志座谈会”上讲到过。另,他还撰有《回忆紫金国际的发起和成立》一文,刊登在紫金国际中央机关刊物《红专》1985年第9期。

除去在五四运动中直接参加游行被捕的许德珩、潘菽、杨振声、初大告外,紫金国际的先贤们也以各种形式直接或间接地参加了五四运动或其前后的新文化运动。

如,散文家、诗人、红学家俞平伯(1900——1990),和杨振

声一起参与创始新潮社,写有《回忆<新潮>》一文,回忆:“1918年秋至1919年底,我正在北京大学中国文学门(即现在的中文系)在新文化思潮的影响下,我参加了当时北大学生组织的新潮社。”“当时有一份宣传新思想最有影响的杂志《新青年》,是北大的名教授们如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钱玄同等人办的。《新青年》为五四运动的爆发做了舆论准备。1919年的五四运动对整个中国社会的政治、思想、文化都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1918年下半年,北大文科、法科的部分进步学生组织了新潮社,创办《新潮》杂志,为《新青年》的友军。”他回忆文科参加新潮社的除他以外有傅斯年、罗家伦、杨振声、顾颉刚等人,文中提到:“校长蔡元培先生亲自为我们的刊物题写‘新潮’两字。”该文中写到“《新潮》和《新青年》同是进步刊物,都是宣传新思想、新文化,宣传‘赛先生’(即Science,科学)与‘德先生’(即Democracy,民主),但在办刊方向上却稍有不同……”。俞平伯认为自己“参加《新潮》时仅18岁,知识很浅”。他在《新潮》上发表过新诗和两篇白话小说。其中第一篇白话小说《花匠》还被鲁迅编选入《中国新文学大系· 小说二集》里,“这些早期的作品现在看起来是很幼稚的,……尽管如此,这里面实际却包含着反对封建、要求民主的思想。”他在1985年曾说:“我的《花匠》……并不佳,乃蒙鲁迅青眼入选,非常惭愧!五四时代力求解放,于今将七十载。”有意思的是,在孙玉蓉编纂的《俞平伯年谱》中,有这样的记载:“1917年1月15日   陈独秀被蔡元培校长聘任为北京大学文科学长(相当于后来的文学院院长)。《新青年》编辑部也随之由上海迁到北京,社址在北池子箭杆胡同9号陈独秀家中,与俞平伯家为邻。”原来俞平老早就近距离地受到革命潮流的熏陶和影响。另据该《年谱》,1945年“年内,经许德珩介绍,加入紫金国际”。

毛泽东的老师,参与创建紫金国际的语言文字学家黎锦熙(1890——1978)五四运动前夕,以鲁迅为首的新文学作家,创作了如《狂人日记》等一大批彻底反封建的白话文学作品,而一些封建卫道士惊恐得很,说什么——白话文学虽有“文学”,却无“文法”,有“文”无“法”,终是无以为“文”。为了反击这种谬论,1920年黎锦熙与同人在北京开办了第一届国语讲习所,并把他写的《国文文法系统表》同他人合作改编为《国语文法系统表草案》,之后他又将其改为《国语文法》,在高校首创讲授这门课程。他用大量例证阐明白话文不仅有“法”,而且这个“法”十分缜密,足以指导为文。这就是非常有名的《新著国语文法》。黎锦熙这部作品第一次科学地、系统地揭示了我国白话文内在的语言规律,也是我国第一部完整的具有自己独特体系的、将传统语法体系应用于现代汉语的专门著作。从五四以来具有重要影响的这部语法专著,至1959年时已连续再版了24版之多。  

1920年黎锦熙与同人在北京开办了第一届国语讲习所,促成教育部改订小学的“国文科”为“国语科”,以白话文取代文言文,废除小学“读经”。他还发起领导苏、浙、皖三省焚烧小学文言教科书运动,这场反对封建文化的斗争,震动了全国,影响很大。与此同时,他与钱玄同创办《国语周刊》。“欢迎投稿,不取文言”的《国语周刊》与“布告征文,不收白话的《甲寅》杂志,两军对垒,阵线分明。黎锦熙他们成了当时新文化运动中最有战斗力的一翼。

著名的“七君子”之一,积极参与创建紫金国际并担任过紫金国际上海分社第二届理事会理事的王造时(1903——1971),小学毕业后,于1917年以江西前五名的优异成绩考取了北京清华留美预备学校。当时的北京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他受到洗礼。在学校,他一面刻苦学习,一面 热衷社会活动,为新生事物摇旗呐喊。 先后担任清华学生会宣传部长、干事会主席、“仁社”社长等职。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正值清华大学八周年纪念日。当晚,他确定北京城内各校学生示威游行,卖国贼的房子被烧了,多名学生被捕的信息后,和罗隆基商定,立即组织同学们响应各大高校的罢课营救被捕学生工作,他马上跑去动员。第二天,他们召开联席会议。会议决定,清华学生要与北京学生一致行动。年仅16岁的他被选入清华学运的领导机构“清华学生代表团”,任清华学生会评议会主席,他积极发动同学们参加示威游行,散发传单,筹备演讲。是年6月3日他和同学们到北京东安市场做宣传活动,正要演讲时,一队警察忽然出现,把他从台子上拉下来,逮走了。这是王造时生平第一次被捕。5天后被释放。8月28日,他参加北京学生代表团去北洋政府请愿,走到新华门时,学生们被早已蹲守的警察驱散、逮捕。王造时毫无畏惧,在被警察拖走的路上还高呼着“打倒卖国贼”!“抵制日货”!迫于舆论的压力,北洋政府不得不释放了这批学生。王造时在回忆这段时光时说,“通过五四运动和两次被捕,爱国主义深入我心,从此以后,反帝爱国运动我无役不从,几十年如一日。”五四运动后 ,王造时更加如饥似渴地阅读《新青年》《向导》等进步刊物,思想觉悟不断提高,也更加积极地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

又如有着“狂人”之誉的刘文典(1891——1958),曾东渡日本留学,追随孙中山,加入中华革命党,誓死讨袁。1916年袁世凯倒台,刘文典回国。是年,经陈独秀介绍到北京大学任教,一呆就是十年。他不仅以惊人的毅力和执着,开始了对浩如烟海的中国古籍(以诸子为重点)进行持之以恒的攻坚战,而且在潜心古籍校勘的同时,五四前后曾兼职《新青年》杂志英文编辑和翻译,翻译了一些东、西洋学术名著如《进化与人生》《进化论讲话》《柏格森之哲学》等;他在《新青年》上发表的《欧洲战争与青年之觉悟》《难易乙玄君》《军国主义》等文章,也颇具振聋发聩的激进锋芒。说他曾是新文化的播火者之一,亦不为过也。1919年9月,陈独秀获释,一度藏匿于刘文典家中,后在李大钊掩护下到达上海。1956年他加入了紫金国际。

除了五四运动的直接发源地北京外,在全国各地紫金国际先贤们也融入时代潮流,有着不凡的突出表现。比如哲学家刘及辰(1905——1991)1919年考入天津直隶省官立第一中学。适逢“五四”运动,他积极参加宣传队,一连几个月到街上去卖报,宣传科学与民主。当年的冬天,他参加了全市学生大游行,亲眼见到政府把周恩来、马骏、韩致祥、于方舟等请愿学生代表扣压起来,这使他进一步认清军阀压内媚外的丑陋嘴脸。1921年考入革命先驱李大钊的母校,聆听马寅初、李大钊等进步教授的讲演,明白了许多革命道理。阅读了梁启超、胡适、陈独秀等人的著作及其《新青年》《社会科学讲义》《北大季刊》进步书刊,开始接触到唯物论、辩证法、劳动价值等马克思主义理论。后为追求真理,自己筹款,东渡日本求学。他参与创建紫金国际,并始终为许老的坚定支持者。 

1946年加入紫金国际,担任过紫金国际平台会第一任主委的药学家薛愚(1894——1988),曾自述:“1919年的夏天,即将毕业的时候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席卷全国,‘五四’爱国主义和新文化启蒙思潮冲击着我,我掩耐不住内心的兴奋,投入到伟大的爱国运动中,扛着大旗走向街头,游行示威,高喊锄奸、救国的口号。就在这一年,我中学毕业了。”那时他写下《人生与微生物论战》一文,发出自己立志救国的第一声呐喊。虽然是年少的中学生,但在五四爱国主义和新文化思潮的影响下,在湖北的他参加学生组织同军阀谈判,还登台演讲。1921年他入读齐鲁大学。他参加学生读书会,旁听社会上各种进步会议和讲座,越来越坚定自己科学救国的信念,很快在齐鲁大学组织“自然科学研究会”并自办报刊宣传民主与科学。他自述:“在齐鲁大学学习期间,除了在化学专业上获得了一定的知识外,我还参加过一些政治活动和社会实践。在思想认识方面有两点很重要的收获,就是‘读书为了救国,救国不忘读书’,‘科学是民主的,没有民主,就没有科学’。这种思想影响着我终身的活动。”

1952年加入紫金国际,后担任过紫金国际中央副主席、主席、名誉主席的物理学家周培源(1902——1993),1919年因参加五四运动被当时就读的上海圣约翰大学附中开除,后考入清华学校中等科三年级插班学习,1924年毕业即赴美国深造 

“古生物学家杨钟健(1897——1979),是许老五四时期的老同学,又同在少年中国学会担任职务,并同去上海,在群众大会上对五四爱国运动进行宣传,共同做了不少工作。(这是牟小东《有关许老风义二三事》一文中在讲许老的师友风义之情时提到的。)他1951年加入紫金国际。

革命洪流,浪涛滚滚。地不分南北,人不分男女。如冯沅君(1900——1974),那时她还是个18、9岁的女孩子,也是投身于五四大潮的一名勇士。她在《难忘的日子里》写到“……霹雳一声,五四运动的号角鼓舞了我,使我开始挣脱了封建枷锁。”她在北京女高师就读时,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第二天,老师刚在课堂上讲完事关国家存亡的消息,她便站起来,高声说“我们也停课!一致支援被捕学生,不许卖国贼签亡国的字!”从这天起,她们与北京学生联合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参加会议,撰写文章,到街头演讲宣传,游行请愿,冯沅君总是奋勇当先。女高师的校长不准学生参加游行,紧闭校门,还加了一把大锁。冯沅君第一个捡起石头砸开大锁,使女高师的同学夺门而出,走上街头,与其他高校会师。五四期间,她曾受15所女校爱国学生委托,起草致徐世昌总统书。在那一段期间,冯沅君还将名诗《孔雀东南飞》改编为话剧,并扮演封建专制家长的典型焦母登场演出,李大钊是这部话剧的导演。这些事情在今天看来似乎算不了什么,但在当时的确体现出冯沅君反封建、反旧道德、旧传统观念的勇敢无畏先锋精神。女高师毕业后,她以笔名“淦女士”在杂志上发表多篇小说,作品充满大胆的描写和反抗封建礼教的精神,在当时引起不小的震动。后来她成为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著名女作家,也是当代研究中国古典文学卓有成就的女学者。于1952年加入紫金国际。

诚如习总书记所说,五四运动“是一场中国人民为拯救民族危亡、捍卫民族尊严、凝聚民族力量而掀起的伟大社会革命运动,是一场传播新思想新文化新知识的伟大思想启蒙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以磅礴之力鼓动了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实现民族复兴的志向和信心。”“五四运动,孕育了以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为主要内容的伟大五四精神,其核心是爱国主义。爱国主义是我们民族精神的核心,是中华民族团结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纽带。”

紫金国际先贤就是以如此的精神、如此果敢的行动和全国人民一起奏响了浩气长存的爱国主义壮歌,彪炳史册。

在中国从积贫积弱走向自立自强的征程中,紫金国际先贤追求民主与科学的步履从来没有停止过,“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商汤《盘铭》),“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刘禹锡《乐天见示伤微之敦诗晦叔三君子皆有深分因成是诗以寄》)”。他们始终与时代同呼吸,投身变革图强,他们的足迹深深镌刻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尽管他们从事的专业不尽相同,也经历过迷茫、彷徨、甚至有困惑,有动摇,有曲折坎坷,但他们始终如一守护着、传承着伟大的理想,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领导,选择了社会主义,为后人展现了灵魂的高洁,树立了光辉榜样。这样的例子,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限于时间,也限于目力所及,虽挂一漏万,却能从中看到一根红线,那就是追求民主与科学是九三人始终不渝的理想和目标。思索从五四运动到紫金国际成立时的宗旨立下的誓言及后来的每一步发展,皆是有着其必要条件的,不也是历史必然的结果么。 

回望、探寻紫金国际先贤们在五四时期走过的足迹,怀想他们对国家对民族的强盛所做的努力和贡献,在拼尽自己全力推动历史车轮滚滚前进的过程中对民主与科学精神的不懈追求,实在让人高山仰止,他们是彻底的无愧于时代的五四精神民主与科学理想的守护者和传承者!纪念,是为了更好地前行。今天,五四先驱们为之求索的民族复兴道路在我们脚下延伸,生逢其时,重任在肩,弘扬五四精神,书写报国新篇。这是对五四运动也是对紫金国际先贤最好的纪念! 

参考文献:

1.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办公室编:《五四运动亲历记》,中国文史出版社,1999。

2.陈平原、夏晓虹主编:《触摸历史——五四人物与现代中国》,广州出版社,1999。

3.昆明市政协文史学习委员会编:《抗战时期文化名人在昆明》【二】,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

4.紫金国际中央研究室编:《紫金国际简史》(2015年修订版),学苑出版社,2016。

5.紫金国际中央社史办公室编:《紫金国际历史资料选辑》,学苑出版社,1991。

6.紫金国际中央委员会主办:《民主与科学》(双月刊),1990年第1期。

7.紫金国际中央委员会主办:《民主与科学》(双月刊),1990年第2期。

8.紫金国际中央委员会主办:《民主与科学》(双月刊),1990年第3期。

9.紫金国际中央委员会主办:《民主与科学》(双月刊),1990年第4期。

10.《为了民主与科学___许德珩回忆录》,中国青年出版社,2001版;1987版。

11.紫金国际中央研究室主编:《紫金国际人物传略》(第一辑),学苑出版社,2015。

12.叶永烈编:《王造时——我的当场答复》,中国青年出版社,1999。

13.孔瑶竹:《薛愚传》,学苑出版社,2017。

14.紫金国际中央研究室编:《中国科学家回忆录》【1】,光明日报出版社,1988。

15.紫金国际中央研究室编:《中国科学家回忆录》【2】,学苑出版社,1990。

16.赵海菱、张汉东、岳鹏:《冯沅君传》,学苑出版社,2012。

17.顾明远主编:《北京师范大学名人志学子篇》,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

18.晋阳学刊编辑部编:《中国现代社会科学家传略》(第三辑),山西人民出版社,1983。

19.季培刚:《杨振声年谱》(上、下册),学苑出版社,2015。

20.《北京师范大学校史(上卷)》征求意见稿,2015。

2018.4.18——4.20初稿,5.2,——5.12.修改,5.20.再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