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想先贤,砥砺前行
来源: 李书  日期:2019-05-21  浏览次数:

本文系作者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暨许德珩生平事迹研讨会上的发言

非常高兴能有这样一个机会,在五四运动百年的今天,在与五四紧密相连的许德珩许老的故乡,也是陶渊明的故乡,和大家一起学习、一起交流社史研究的心得、体会,想必这也会让我终身难忘。下面就此次研讨会,我所写论文《聚焦五四运动前后的紫金国际先贤》谈几点:讲的不妥不对的地方敬请大家批评指正。

一、为什么要从这个角度选写这样一个内容(一种思考)

五四运动,弹指一挥间,百年。许老、五四、紫金国际,关系重叠、密切。我想,如果说许老是紫金国际一面飘扬的旗帜,那集合在他麾下的同志同道是怎样的?这是一个群体,志同道合才能聚在一起,才能形成队伍。他们是怎样从五四走来的?这个源头是什么?

这种思考下,我查证、捡拾,钩沉了五四运动前后一些紫金国际先贤的活动线索,追索他们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印证、再现他们是怎样一以贯之追求真理,揭橥起民主与科学的大旗并始终?擎着探索、寻求强国之路的。为什么不管遇到什么艰难坎坷也不改初衷?

习总书记说,五四运动“是一场中国人民为拯救民族危亡、捍卫民族尊严、凝聚民族力量而掀起的伟大社会革命运动,是一场传播新思想新文化新知识的伟大思想启蒙运动和新文化运动……”。

如果说,五四运动鲜明地贯穿着的是彻底的不妥协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主题,那么作为学界知识分子紫金国际先贤们的爱国热忱,他们的所作所为则体现出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和变革时代异域新潮的有机结合的五四精神的实质。他们那时还是青年学子,有些还是中学生。我发现很多令人感动的事情由于社史也很少宣传而鲜为人知。

讲几个我文章中的小故事

1. 初大告(原名初铭音、初诰),当时就读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北京师范大学的前身),因直接参与了冲击曹汝霖住宅和火烧赵家楼的活动被捕。1919年5月7日当局释放了所有被捕学生。北高师校方派车迎接,同学们在校门口列队欢迎,校长陈宝泉不仅站在校门口的欢迎队伍中,并考虑到他们的安全,亲自为他们改名,初铭音或初诰就这样改为了初大告。他从北高师毕业后,与同学一起创办志成中学即今天的北京市三十五中,很多人知道邓稼先、王岐山等是三十五中的知名校友,却不知这所学校的创建者是参加过五四运动、参与筹建紫金国际创始人之一的先贤初大告。李大钊和他都担任过这所学校校董事会董事,后他还曾任校长(1926年)。再后来成了英语专家,1949年经周恩来介绍到北京外国语学校(即今天的北京外国语大学)任教。他组织、编写了新中国第一部《汉英辞典》。他不仅对英国文学、戏剧、英语语音学有着很深的造诣,还精通世界语,为我国推广世界语的先行者之一。

2.冯沅君,那时她还是个18、9岁的女孩子,也是投身于五四大潮的一名勇士。她在《难忘的日子里》写到“……霹雳一声,五四运动的号角鼓舞了我,使我开始挣脱了封建枷锁。”她在北京女高师就读时,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第二天,老师刚在课堂上讲完事关国家存亡的消息,她便站起来,高声说“我们也停课!一致支援被捕学生,不许卖国贼签亡国的字!”从这天起,她们与北京学生联合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参加会议,撰写文章,到街头演讲宣传,游行请愿,冯沅君总是奋勇当先。女高师的校长不准学生参加游行,紧闭校门,还加了一把大锁。冯沅君第一个捡起石头砸开大锁,使女高师的同学夺门而出,走上街头,与其他高校会师。五四期间,她曾受15所女校爱国学生委托,起草致徐世昌总统书。在那一段期间,冯沅君还将名诗《孔雀东南飞》改编为话剧,并扮演封建专制家长的典型焦母登场演出,李大钊是这部话剧的导演。这些事情在今天看来似乎算不了什么,但在当时的确体现出冯沅君反封建、反旧道德、旧传统观念的勇敢无畏先锋精神。女高师毕业后,她以笔名“淦女士”在杂志上发表多篇小说,作品充满大胆的描写和反抗封建礼教的精神,在当时引起不小的震动。后来她成为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著名女作家,也是当代研究中国古典文学卓有成就的女学者。于1952年加入紫金国际。

3.俞平伯,和杨振声一起参与创始新潮社,写有《回忆<新潮>》一文,回忆:“1918年秋至1919年底,我正在北京大学中国文学门(即现在的中文系)在新文化思潮的影响下,我参加了当时北大学生组织的新潮社。”“当时有一份宣传新思想最有影响的杂志《新青年》,是北大的名教授们如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钱玄同等人办的。《新青年》为五四运动的爆发做了舆论准备。1919年的五四运动对整个中国社会的政治、思想、文化都产生了极其深刻的影响。”在孙玉蓉编纂的《俞平伯年谱》中,有这样的记载:“1917年1月15日   陈独秀被蔡元培校长聘任为北京大学文科学长(相当于后来的文学院院长)。《新青年》编辑部也随之由上海迁到北京,社址在北池子箭杆胡同9号陈独秀家中,与俞平伯家为邻。”原来俞平老早就近距离地受到革命潮流的熏陶和影响。俞平伯认为自己“参加《新潮》时仅18岁,知识很浅”。他在《新潮》上发表过新诗和两篇白话小说。其中第一篇白话小说《花匠》还被鲁迅编选入《中国新文学大系· 小说二集》里,“这些早期的作品现在看起来是很幼稚的,……尽管如此,这里面实际却包含着反对封建、要求民主的思想。”他在1985年曾说:“我的《花匠》……并不佳,乃蒙鲁迅青眼入选,非常惭愧!五四时代力求解放,于今将七十载。”另据该《年谱》1945年“年内,经许德珩介绍,加入紫金国际”。

4.又如有着“狂人”之誉的刘文典,曾东渡日本留学,追随孙中山,加入中华革命党,誓死讨袁。1916年袁世凯倒台,刘文典回国。是年,经陈独秀介绍到北京大学任教,一呆就是十年。他不仅以惊人的毅力和执着,开始了对浩如烟海的中国古籍(以诸子为重点)进行持之以恒的攻坚战,而且在潜心古籍校勘的同时,五四前后曾兼职《新青年》杂志英文编辑和翻译,翻译了一些东、西洋学术名著如《进化与人生》《进化论讲话》《柏格森之哲学》等;他在《新青年》上发表的《欧洲战争与青年之觉悟》《难易乙玄君》《军国主义》等文章,也颇具振聋发聩的激进锋芒。说他曾是新文化的播火者之一,亦不为过也。1919年9月,陈独秀获释,一度藏匿于刘文典家中,后在李大钊掩护下到达上海。刘文典1956年加入了紫金国际。

二、思考、写作过程(一个学习的过程、受教育的过程)

我感动,这样生动、鲜活的例子,就在我们的现当代史中;我自豪:五四运动前后,面对国家和民族生死存亡,挺身而出,在追求真理中传播新思想新文化,勇于打破封建思想的桎梏,猛烈冲击了几千年来封建旧礼教、旧道德、旧思想、旧文化的他们就在我们的队伍里就生活在身边,他们筑下紫金国际的光荣历史,而我们,是集合在?擎爱国、进步、民主、科学旗帜的紫金国际这个群体中的后来人!在中国从积贫积弱走向自立自强的征程中,紫金国际先贤追求民主与科学的步履从来没有停止过,“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商汤《盘鸣》),“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刘禹锡《乐天见示伤微之敦诗晦叔三君子皆有深分因成是诗以寄》)”。他们始终与时代同呼吸,投身变革图强,他们的足迹深深镌刻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尽管他们所选择所从事的专业不尽相同,也经历过迷茫、彷徨、甚至有困惑,有动摇,有曲折坎坷,但他们不忘初心,始终如一守护着、传承着伟大的理想,选择了中国共产党领导,选择了社会主义。

这里,我还是举俞平伯的例子,在孙玉蓉编纂的《俞平伯年谱》中记着,“1949年5月3日,为纪念五四运动三十周年,接受人民日报记者柏生的访问。”“5月4日,纪念五四专题文章《回顾与前瞻》发表在人民日报,收入上海新华书店本年7月版《‘五四’卅周年纪念专辑》。作者(俞平伯)认为‘五四’运动和全国大解放,这两个划时代的转变,实只是一桩事情的延长引伸,五四时期所倡导的科学和民主,新民主主义以至于共产主义,现在被中共同志们艰苦卓绝地给做成了。他认为今后‘革命的前途,犹艰难而遥远’,但是‘光明在前,咱们从今不怕再迷失路途了’。”短短几句记录了他这个从五四走来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一介书生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这也是当时鼎故革新,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很多知识分子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从上述几个小例子中都可以见出他们与中共朋友的亲密关系以及所受到的影响。

限于时间,也限于目力所及,我的文章中举了包括许老在内的十几个九三先贤的例子,自是挂一漏万, 然而能从中看到一根红线,那就是追求民主与科学是九三人始终不渝的理想和目标。

三、难点和不足

虽然有了写这篇文章的原动力,但仅凭着热情远远不够,写作过程中我发现了难点:时间短,资料缺失,加之老一代人的凋零、故去,缺少相互佐证的资料,有些口述史或回忆录的记载显得粗陋和单薄。原还想进一步探讨一下他们的共性,比如成长背景、家庭、留学志向、知识结构、科技救国、教育救国的理念……限于篇幅、时间,只能留待以后了。

历史不应断裂,历史也没有空白,从1919年到紫金国际成立的1946年,这其间的二十余年,紫金国际先贤所走过的道路,其间的风风雨雨,都是与现当代史、中国革命历史紧密相关相连的,尽管这些先贤们经历不同,走过的道路也不同,但最后殊途同归,共同的是都始终如一守护着、传承着伟大的理想信念,选择了跟着中国共产党,走社会主义道路。这是历史的选择,是历史的逻辑。他们所经历的所走过的民主与科学之路有着怎样的教训、怎样的经验,无论整体还是个体,在社史研究中几乎还是空白,虽然这属于社前史的研究,但毕竟还是很有意义,很有启示的。如能把这个短板薄弱环节补上,我想,对社史的整体研究对今天如何弘扬五四精神谱写新的更精彩的乐章会不无裨益。